疫情下的網絡教學,能實現教育的美麗嗎?

(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原創,限時免費閱讀中)

如果我們把教育的目的設定為呼喚孩子的主體性意識,就會在事前給予孩子豐富的課程選擇,讓他們思考自己的興趣;在課中觀察他們的表現,甚至和孩子一起參與其中;在課后與他們一起討論課程,并且根據孩子的意愿和反應及時調整課程。

貴陽市一中學老師正在錄制遠程網絡物理課程。 (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/圖)

寫下這個題目,緣于疫情下的網絡教學熱度呈幾何級數增長,相信在疫情結束后在線教育會再次形成一個行業高峰。但是,在這一輪疫情下的孩子,在這一輪疫情下的教育,在這一輪疫情下輾轉于各個網絡課堂的孩子,真的由于網絡教育的介入實現了教育本來的目的嗎?

我說不清楚教育應該有的樣子,但是我很贊成荷蘭著名教育家比斯塔對教育的“美麗風險”的定性。在今年這個特殊時期,在中國40年高速發展期中由于疫情而讓整個國家、社會慢下來、停一停的時期,我們再來思考教育應該有的樣子,我只想說,我們應該坦然面對教育的風險,充分挖掘和享受教育的美麗。

教育的風險源于教育的“不確定性”,“風險總會存在,是因為教育不是機器人之間的互動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相遇?!比伺c人之間的相遇,本身就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。大千世界,我們一生中打過交道,有過有效交流的人,少則百余,多則上千,可真正能“心靈相遇”的人,可能不超過五個。我們在茫茫人海中,做了那么多的“無效”交流,卻不覺得是“風險”,怎么一到教育里,我們就“風險意識”陡增,有強烈的危機意識和憂患意識呢?

一個很大的原因,是教育的“不可逆性”。教育里最講關鍵期,什么能力,什么意識,在哪個年齡段應該開發,在哪個年齡段應該引導,如何有效引導,都是不容回避的問題?,F代社會,全社會,特別是家長,文化素質提高了,對教育的認識也比以往深化了許多——懂得越多,焦慮愈甚。因為我們對教育的這個“不可逆”風險理解得更為深刻,中國社會才有了“不能輸在起跑線上”“擇校熱”以及由此而衍生的“牛娃”“海淀媽媽”等一系列名詞和現象。坦率地說,這些貌似對教育深刻理解而產生的現象卻是教育的“異化”,甚至是“反教育”的。究其本質,就是不能坦然面對教育的風險,更沒有能夠充分挖掘和享受教育的美麗。比斯塔認為,如果消滅了教育的風險,也就消滅了整個教育。在我認為,中國目前的教育主流樣態(一般的城市,特別是大城市,他們的教育樣態引領著整個中國目前的教育和今后的教育)是犧牲了教育的美麗而讓教育免于所謂的“風險”。但是,這樣的教育卻隱藏了更大的“風險”,猶如“定時炸彈”。

談到這里,我們需要厘清三個概念,才能讓后面的討論更加順暢。什么是教育的美麗?什么是所謂的“教育風險”?什么是我所說的“更大的風險”?

關于“教育風險”,前文已經論述很多了,歸結起來,就是孩子的教育不能耽擱,也耽擱不得,因此要用最好的教育資源,規避一切盡可能的風險。但是,教育的風險不能完全消滅,即使能夠擇校,也很難能夠“擇師”“擇同學”。這些都是教育的風險,而我們卻無能為力。

教育的美麗,是教育的本質。比斯塔認為,教育所關注的,在于把由欲望出發而想要的轉化為值得向往的;在于把實際欲求的東西轉化為合理期盼的東西——這種轉化從來不是由自我及其欲望推動的,而始終要求有別的事和別的人參與。而這一切,呼喚的是人的主體性意識,“不能把學生看成被塑造和規訓的客體,而要看成發起行動和當擔責任的主體”。

回到我們當下的情境,是不是網絡課程就一定不能實現教育的美麗呢?當然不是,任何課程,無論網絡課線下課,都是實現教育目的的載體。如果我們把教育的目的設定為呼喚孩子的主體性意識,就會在事前給予孩子豐富的課程選擇,讓他們思考自己的興趣;在課中觀察他們的表現,甚至和孩子一起參與其中;在課后與他們一起討論課程,并且根據孩子的意愿和反應及時調整課程。這是一個選擇困難的年代,資源不是問題,選擇才是問題。把選擇的權利更多地交給孩子,就是在啟蒙他們的主體性意識。

教育的美麗還體現在“對話”亦即“交流”中。很多父母平時工作忙,而這次疫情之下獲得了難得的在家空閑,多和孩子交流所學所感所思,甚至天南海北地聊天,都是“教育”,都是“教育的美麗”,我們應該充分挖掘并享受。對話當然也是一種引導。這場疫情本身就是多門教育課,或者說是一門綜合性的教育課,這中間體現的科學精神、倫理意識、道德觀念、衛生知識,都可以深入挖掘。在這個對話的過程中,增進了親子關系,更是教育的“美麗”,而規避了前文提到的“更大的風險”。

“更大的風險”源于人的主體性缺失。近年來,高校不斷上升的心理障礙學生數量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。在人的童年和少年時期,我們關注了這個關鍵期、那個敏感期,就是忽略了人的主體性這個最需要關注的關鍵問題。為了能有所謂“好前程”,為了能“上好大學”,童年時代和少年時代都習慣于“被安排”的孩子,到了不得不發揮主體性的時刻,迷茫了,不知道未來,看不到未來,不知道生活和生命的意義,這才是“更大的風險”??!

我們今天承受著“教育的風險”,是為了避免“更大的風險”。我們今天挖掘和享受了“教育的美麗”,是讓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在一生中享有幸福和快樂的能力。

(參考書目:(荷)比斯塔著,趙康譯. 教育的美麗風險[M].北京: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,2018)

(作者為北京體育大學外國語學院教師)

(南方周末App“hi,南周”欄目期待您的來稿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股票交易规则